吾名周奶茶

【杰佣】也许我们从未相遇

原作向杰佣,有私设
OCC预警,
依旧我流~
第一篇文章发现自己没有打预警,发了几天以后才想起来真的也是服了我自己了【捂脸】
求评论温暖一下我这只鸽子的小心心【不要脸】
最后赢家的B版本是辆有点雷的车【未完成】

在x城的某一个小巷里,年仅22岁的佣兵奈布浑身是血地奔跑着,他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还未来得及包扎的伤口,尽管如此,他还是一直咬牙坚持着,但长期地奔跑再加上这种身体情况已经让他渐渐体力不支。

突然,奈布被脚下的一个垃圾绊倒在地,他双手并用挣扎地爬了起来,却因为膝盖磕伤又一次摔倒在地。

就在奈布想靠着墙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奈布,跟我回去吧。”玛尔塔从巷子口缓缓向奈布走来。

“不可能!让我回到那毫无人性的地方,你做梦!”奈布愤愤地吼道,眼神里充满了不屈,但声音却有些颤抖。

血好像流太多,使不上力。

玛尔塔像是会读心术一样,蹲下身子看着奈布说到:

“奈布,其实你早已经支撑不住了吧?跟我走吧,况且主人说了,只要你再出一个任务就可以放你走了。”

听到这句话,奈布的眼睛里忽然亮起了一丝光亮,但随即又变得灰暗。

这条件很诱惑,但如果主人骗我怎么办?奈布想到这,便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玛尔塔。

玛尔塔见奈布转身,不由得轻笑道:

“你是在担心主人在骗你,对吧?”

奈布的身子轻颤了一下。

“可主人什么时候骗过我们?”

是啊,主人从来都没骗过我……

玛尔塔见奈布内心有些动摇,便向小巷外喊到

“艾米丽!过来帮奈布治疗一下。”

闻声,一个穿着蓝白护士装的艾米丽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奈布的身边。

温暖的手覆上奈布冰冷的身躯,艾米丽心里闪过一丝心疼,手上还是迅速地帮奈布治疗。

……

奈布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向了玛尔塔,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了。

总部

伊恩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的奈布,开口道:“奈布,我明白你有多么想要自由,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本以为会被私刑警告的奈布听到这句话抬起了头,不敢相信的望着他。

“你只需要去玩游戏就好了。”伊恩坐在办公桌前,手臂托住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奈布。

什么,把我抓回来就是去玩游戏?

“期限为六个月,也就是半年。如果你能在那个庄园里获胜的话,那我便给你自由。”

奈布明显心动了,他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伊恩的条件。

伊恩嘴角翘得的更高了。

一周后,奈布满怀激动地来到了伊恩所说的庄园,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与阴森,奈布有些胆怯,但为了自由还是推开了那扇庄严的大门,走进了那个庄园。

门发出吱嘎的响声,伴随着大门开启,还有一群乌鸦被惊动。

奈布被吓了一跳,壮着胆子走了进去,看到的却是一个等候室。

尽管房间较黑,但是凭借着那微弱的烛光,奈布感觉椅子的扶手似乎在反光,透露出一抹奢华。

奈布坐在椅子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面前也是一片漆黑,看不清黑暗的那边会有什么。累极了的奈布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不知道等了多久,奈布猛然惊醒,他突然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对未知事物天生的恐惧令奈布缩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这时,他听到了远处交谈的声音,似乎还有笑声,奈布感到很是奇怪。

随即他看到了一个头上戴着高高的黑色礼帽,披着黑色披风的男人走来,尽管光线昏暗,但奈布还是想尽力地看清他的脸,却没想到这时那个男人戴上了一个白色的面具。

神秘男子的周围围着好几个女生,见此都一同的叹息道:

“杰克又把面具带上了,都还没有看够呢。”

原来他叫杰克吗?不过感觉是个挺无趣的人。奈布想道,眼睛却亮了一下。

杰克感觉桌子边有动静,就注意到了奈布这边,他温柔地对身边的妹子说了声抱歉,便缓缓走向了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的奈布。

“你好,你是新来的吗?”杰克微笑着说道,伸出了那只带有利刃的手。

奈布看着那锋利的爪刃,犹豫着要不要伸手。

这时,杰克意识到了自己伸得是左手,不由得有些尴尬,他收回了自己的左手,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平时工作的时候都习惯性的用左手,吓到你了还真是抱歉。”

“哪里,没有的事。”奈布也礼貌地握住了杰克伸出的手。

“嗯?你的手好小。你多大了?”杰克惊讶地说道。这么小就被送来这个庄园了吗?真可怜。杰克想道,看向奈布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怜悯。

奈布被看的有些不自然,慌乱地躲避了杰克的视线。

“今年……今年22岁。”奈布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样啊……天色也不早了,该用餐了。”杰克没有去看奈布,转头对着那些女生说道,“我尊贵的女士们,接下来该去用餐了,请吧。”说罢,摘下礼帽,优雅地行了一个绅士礼。

这一举动,又一次引起了女生们的尖叫。

“杰克,你真的太帅了!”女生们情不自禁地感慨着。

“嘘……”杰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女生们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只是脸上还残留着一些红晕。

……

晚饭过后,奈布回到了属于他的房间,可能是太过劳碌,连房门都忘了关,他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一直是之前的事情——奇怪的庄园,毫无头绪的游戏……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杰克。

正当奈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觉的时候,屋外传来一阵钢琴声。

在这静谧的夜里,钢琴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悠扬。优美的琴声让奈布放弃了思考,他闭着眼享受着这旋律,不知不觉来了睡意。没一会儿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就在这时,奈布房间的门被悄悄推开,却看不到有人影。

躺在床上睡着了的奈布闻到了一阵很安心的香味,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窗帘被人慢慢地拉上,门也被人轻轻带上,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明天又该我上班了,得好好睡一觉啊……”走廊里传出了杰克富有磁性的声音。

其实伏笔挺多的,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填完【住嘴】
求评论~~~~

【杰佣】最后赢家

      月色透过落地窗洒进空荡荡的房间,洒在背坐在落地窗旁身着军服的男人身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他单臂撑在光洁的下颚处,捉摸不定的脸色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12点的钟声准时响起,手指随之顿住。奈布轻笑了一声,收回翘着的双腿,扶住桌沿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轻快地走向房门。

    “今天可是长官的生日呢……”奈布的手停在门把手上,若有所思,“不好好招待一下可不行……”

    奈布一路向下,顺着楼梯越走越深,最后停在了一扇木门前。

       木门后仿佛是一个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一墙之隔,墙外明媚;牢里腐霉,鲜明讽刺。时已至晚,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近来,摩擦出“呜...呜...”的惨和声,吹起落地尘土,飘荡在半空中,弥漫了整个地牢,夹杂着酸臭糜烂腐朽的味道。

    铁栏后只有一个与这场景格格不入的精致的床头柜和破烂不堪的木床,木床上坐着一个人,似乎是害怕他逃走,四肢都被拷上了手铐,手腕处早已被手铐磨红。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红白交错,看起来触目惊心。整洁的衬衫早已破烂不堪,整个人狼狈无比。听到有动静,男人轻微一动,铁链随之发出声响。

   “长官,生日快乐!”

    男人靠着腐化的墙壁抬起了头,看着那张充满了虚假笑意的俊脸,冷嗤了一声。

    是的,奈布囚禁了他的长官,眼前这个狼狈至极,看起来只有脸没怎么受伤的男人。

   “杰克,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奈布有些受到打击,眼眶似乎蓄满了眼泪,“我明明……”

   “你利用我对你的感情!”  杰克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铁链随着他的的动作一摆一摆地摇晃着。打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响声,用近乎嘶吼的声音说道,“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别这么说,杰克。”奈布往前走了几步,被擦的锃亮的皮鞋停在了杰克的身前。居高临下满含笑意地俯视着杰克,身侧的手动了动,温柔地轻抚着杰克的脸颊。微微弯腰凑到他的耳旁,轻声说着什么。

     杰克的瞳孔倏地扩大,冰冷的嗓音在他耳边回响。

   “明明是你想要逃走,才落得这个下场,不是吗?”

    奈布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不说话了,歪着头看着天花板,样子可爱极了。

    “果然还差了点东西啊…”说着奈布就转身准备走出阴森的地牢,当他刚迈出一步的时候。

    “我也不想的…”坐在床上的杰克喃喃自语,从枕头下摸索出了一个东西,抓在手里,似乎还在反光,“我爱你啊…”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奈布没听清杰克在说什么,回头刚要询问,眼前却突然发黑,低下头却发现了一把血红的匕首插在自己身上,鲜血还在不住地往下流,“什么…时…”

     这句话终是没有说完…

  “呐,奈布,我可是深爱着你啊……”微弱的月光下,眸色血红的男人抽出了那把同样血红的刀,绵软的舌尖舔上刀尖上湿热的血液,表情渐渐疯狂。

    “结果到最后…你还是算错了一步。”